特朗普“視察”的地下掩體,為啥備受美國人青睞?

這些熱衷地下掩體生存的粉絲的“末日情懷”到底是如何養成的?

因為美國非裔男子弗洛伊德之死事件的影響,全美抗議示威活動持續升級。抗議示威的中心地點之一就是美國的政治中心——位于華盛頓的白宮。

緊張局勢下,現任白宮主人特朗普也無法淡定了。近日,媒體曝出,特朗普先后兩次進入白宮地下掩體“暫避風頭”。

去都去了,特朗普還要在Twitter上跟媒體打嘴仗,稱媒體都是“假新聞”,自己只是去“視察”。因為他采納了身邊工作人員的建議,他們說:

“這將是一個去看看的好時機,因為也許有一天你會需要它。”

無論是因為白宮外面的抗議活動而嚇到躲進去,還是為擔心有一天形勢更加惡化而提前“視察”演練,身處風口浪尖的特朗普現在只能滿腹委屈,百口莫辯了。

“地下掩體”話題,其實早在新冠疫情開始蔓延的3月份,就已經成為一些美國人關注的熱點了。不僅這種地下掩體業務的咨詢量暴增,而且實際下單的人也不少。美國經營地下掩體的公司可能成為疫情期間難得出現業績增長的服務產業了。

已經被病毒肆虐搞得人心惶惶的美國人,親切地將這些地下掩體稱為“末日地堡”。

在這些地下掩體的經營項目里,既有滿足一人之需的小型鋼制掩體,也有配備健身、桑拿、游泳池、車庫等豪華配置的“別墅掩體”,更有還可以跑到人類最后的“生存之地”新西蘭搶購豪華末日避難所。

看來,想要體驗“末日生存”游戲的也大多只能是富人的專利,中產們即使咬牙購買,大多也只能選選這種“一人居”的經濟適用地堡了,窮人們基本想都不要想了。

這場搶購地下掩體的熱度能持續多久,就看美國的疫情什么時候結束了。但是一些美國人民對于“末日生存”文化的狂熱則一點也不會減弱。我們不禁要問問,這些熱衷地下掩體生存的粉絲的“末日情懷”到底是如何養成的?

末日文化濫觴:熟讀的《圣經》故事和兒時的冷戰記憶

“末日情懷”其實是深入我們人類的基因深處的。在數百萬年的人類的進化歷史中,不只是聰明和勇敢讓我們在自然選擇中勝出,同時恐懼和害怕也是我們得以生存下來的關鍵。

在無情的自然災害和殘酷的生存斗爭里,總是有勇敢的先知為族群篳路藍縷的開拓,但等待他們的往往是受傷和死亡,反而那些膽小鬼們能夠從中受益,將自己的基因保留下來。

很不幸,我們大多數都是這些“膽小鬼”的后代。

“求生”和“避險”正是我們原始本能的底色。而這種本能也牢牢印刻在人類文明源頭的各種想象和經典里。

舉世聞名的“末日求生”的故事就寫在西方人人都會讀到的《圣經》里。可以說,《圣經·舊約》就是一本倡導末日文化的故事集,“諾亞方舟”和“大洪水”就是最形象生動描述“末日逃生”的教科書。

諾亞一家因為“信仰”和“善良”,而被上帝耶和華選中,而獲得了“大洪水”的預告以及建造“諾亞方舟”的資格。這一帶有道德勸誡意味的故事,到了《2012》所描述的當今世界,則成了權貴和富豪們專享的權利。盡管畫風變得有些奇怪,但是末日危機帶給人類的沖擊是實實在在的。

特別是從小就在《圣經》的“末日文化”中熏陶的小朋友們,很難不在內心深處留下對“末日來臨”的恐懼,如果這些小朋友長大后仍然是虔誠甚至狂熱的基督徒,甚至還會對“末日來臨”有些莫名的期待。

具體到美國人而言,地下掩體興起還是直接源于二戰后美蘇對抗所開啟的冷戰時期。在那個時候最令美國嬰兒潮一代記憶深刻的可能就是,在電視廣播里學習如果蘇聯的核彈來襲,如何絕地求生的科普節目。

挖掘和制造地下掩體正是那個時候的產物。最先行動起來的自然是政府,為了保護政府高級官員,美國開始陸續建造了地下秘密堡壘系統,從白宮開始,其余分散在美國各處,其中著名的地下掩體就包括“烏鴉巖”地下基地和“氣象山”地下基地,作為美國五角大樓和政府機構的臨時避難所。

當時民間也紛紛效仿。人們在自家的院子或者地下室下面繼續深挖,來制造一個可以生存數月的地下掩體。去年大火的《寄生蟲》里,韓國富人的豪宅下面隱藏的地下室就是當時冷戰時期的產物。冷戰過后,除了在全美留下這些大大小小的地下掩體,然后就是在一兩代人心中留下了難以抹去的“末日危機”的記憶。現在這些人長成了美國社會的中間階層,其中一些人成了有錢有權的權貴群體。

現如今,眾多地下掩體的經營項目都是商業機構將冷戰時期過后政府廢棄的這些軍事彈藥基地回收和改造而成。戰爭恐懼下的產物又變成了商業經營的新寵,這不能不讓我們感嘆資本“化腐朽為神奇”的力量。而那些掌握財富和可靠信源的少數群體,就成了這場“末日盛宴”的狂歡者。

地下掩體生意:一場靠想象和恐懼來維持的富人游戲

在現實中,無論是從地理條件,還是從地緣政治,其實美國本土幾乎是世界上最安全的大陸國家了。

在現代美國的歷史中,僅有的兩次重大安全危機,一次就是在二戰時候被日本偷襲的珍珠港,一次就是2001年的紐約世貿大樓的恐怖襲擊。前面一次發生在遠離美國本土的夏威夷島,幾乎沒有讓當時的美國人留下多少深刻印象,只是讓美國將自己的軍事基地推進到了太平洋的對岸,把太平洋變成了自己的勢力范圍。

后面這次恐怖襲擊造成了美國歷史上最大一次的平民傷亡,其真正影響在于重創了美國民眾的心理,特別是世貿大樓遭襲和人們從大樓掉下的畫面通過衛星廣播一遍遍在全球播出,讓大量美國民眾認為固若金湯的美利堅也絕非終極的安全之所。

我們知道美國這樣一個崇尚自由主義的國家,信政府還不如信自己。這也是美國盡管槍擊案不斷,但是禁槍政策難以推行的根本原因。

當時間來到現在。由于美國特朗普政府和各州政府在疫情防控上面的糟糕表現,這一次更加加重了美國民眾對于政府的不信任,而自救成了很多人第一時間的本能選擇。

窮人囤紙巾,富人買地堡,就成為疫情期間的美國人民的生活新常態了。

地下掩體生意的火爆,本質上就是對于人們的“末日”恐慌心理的一次智商稅收割。只不過這場收割的門檻較高,只能對于富人征收。在“生存本能”面前,無論財富多寡,人們的智商都會敗下陣來,更何況富裕階層有足夠的財力為自己的“恐懼”購買這種昂貴的“保險”。

正如經濟、金融的本質就是人們對未來的信心和預期一樣,人們搶購“末日堡壘”也是一種對于未來的預期和想象。

來自本能驅使、兒時經歷、歷史文化記憶,以及商業的推波助瀾,自然將這場“末日生存”文化變成一場集體參與的狂歡。

雖然“地下堡壘”只能是少數人的游戲,但是為這種“末日生存”準備的“末日食物”確是人人可以體驗的。如果你買到這種可以存放長達幾十年的壓縮罐頭和脫水食材,你會在包裝上看到如下說明:

本產品適用于疫情流行,經濟崩潰,全球性沖突(戰爭),大型自然災害(比如颶風),病毒爆發,或者大停電。

而現在美國的這些應急食品早已處在賣斷貨的狀態。即使現在還沒有到買不到正常食物的地步,但恐懼已經把人們的生存本能給充分調動起來,囤積食物也就成了大多數人的選擇了。

信心比什么都珍貴:逃離派和家園派的長期纏斗

在劉慈欣的《流浪地球》的小說里,其實是有探討這樣沉重的一個問題的。當地球面對生存危機之時,以地球主人翁自居的人類該如何選擇?制造盡可能多的宇宙飛船將有限的優秀人類送入太空,以尋找新的生存家園,還是改造地球,把絕大多數的人類都帶離太陽系。

前一個“逃離派”的選項估計是一個正常的理性人都會同意的方案,當前我們人類精英中精英的馬斯克同志就在心心念念地推動星際航行以殖民火星。而后一個“家園派”的方案則更加瘋狂,只有具備上帝視角或者全人類視角的人才能想出這樣的方案。

前者“逃離派”的選項估計是一個正常的理性人都會同意的方案,當前我們人類精英中精英的馬斯克同志就在心心念念地推動星際航行以殖民火星。而后者“家園派”的方案看似“不切實際”,但是只有具備全人類視角的人才能想出這樣的方案。

這其實代表兩種截然相反的生存價值觀。“逃離派”是個人的、理性的,做經濟收益計算的;“家園派”是整體的、理想的,做共同價值維護的。顯然在成功率上來說,前者是可行的,而在整個人類的生存上,后者有更大的價值。

畢竟我們人類正在建立起一個文明的共同體。盡管現實中有民族的、國家的、種族的以及階層的利益纏斗,但是在應對人類共同的生存危機面前,似乎沒有比團結起來共同應對和解決問題更好的策略了。

縱觀歷史,這樣的歷史教訓在人類的歷史上已經上演過太多次。之前可能是因為像對病毒傳染這樣的自然規律的無知,或者是因為在各自族群利益爭奪上的傲慢自大,人類每一次災難都幾乎建立在不信任和不寬容的基礎之上。而且,因為眾多國家、民族采取了封閉排外、綏靖妥協或置之事外的策略,又將這些天災人禍的后果再次放大,制造了一次次人間悲劇。

具體到這場“末日生存”游戲和地下掩體生意的狂歡當中,我們也很容易看到個體人在遇到重大危機時刻,本能地選擇了“逃離派”的傾向,而放棄與整個社群共同應對危機的勇氣,盡管作為個人選擇,這自然無可指責。

但是如果“上綱上線”的來看,這些本應該承擔起更多責任的權貴富人階層,至少從“獨自避禍”的行動上沒有給社會和大眾留下多少正向激勵,反而因為這些“精英”階層的逃離,進一步加劇了整個社會階層的分裂。弗洛伊德事件正是社會階層撕裂、公平秩序喪失后的一次集中爆發。

實際上,我們現在深知,應對這場疫情最有效的辦法,絕不是離群索居,把自己跟外界隔離。這種做法不僅看起來愚蠢,而且無效。再強大的地下堡壘的生存系統,也無法抵御時間的破壞力。而最有效的辦法,就是自身的自律和對公共體制的信任。

如果回看歷史就會知道,人類經歷過太多次災難深重的危機時刻,即使在令人絕望的災難之后,人類都能夠挺過來。在抵御災難的過程中,沒有什么東西比信心更加珍貴和重要了。

對于“地下掩體”這門火爆生意,我們也可以想見,疫情之后終將歸于沉寂。當然我們更希望這些功能齊全的地下掩體絕無重啟使用之日。

這倒不是因為我們這些普通人“吃不到葡萄就說葡萄酸”的心理作怪,而是一旦這些地下掩體真正投入使用,我們可能已經身處一個充滿分裂和苦難的悲劇境地了。

特別是當特朗普經常想想“有一天可能會需要它”的時候,這對全世界可不是一個好的信號。

本文來自腦極體投稿,不代表錦鯉財經立場,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lqkqwgz.cn/kol/93138.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聯系我們

?合作微信:youbigger

在線咨詢: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郵件:[email protected]

工作時間:周一至周五,9:30-18:30,節假日休息

麻将技巧快速提高法 炒股就这几招 福彩20快乐十分20选八走势图 内蒙古体彩十一选五最大遗漏 股市k线图解 福建快三app在哪下载 股市技术分析实战技 辽宁11选5如何看号 天津快乐十分一定牛前三 七星彩杀号技巧 北京pk10走势 看今天3d开机号 中行理财产品有亏本的吗 七乐彩选号技巧与规律 黑龙江11选5开奖走势图 安徽股票配资 广西快乐十分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