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比人類,機器人護理更加讓老人沒負擔?

隨著全球老齡化市場來臨,護理機器人的應用場景可以說是非常寬廣,未來的使用也將不止局限于家庭和養老院,或許以后再酒店、餐廳、機場等場景也將出現大量的護理機器人。

文|佘凱文

來源|智能相對論(aixdlun)

日前,浙江金華市一個家庭的監控視頻在網上熱傳。視頻總長3分15秒,這3分多鐘的畫面內容可謂觸目驚心,一位79歲的老人在自己家中被其保姆粗暴虐待。

從視頻中可以看到,老人一直想要朝外面爬去,但是保姆一次又一次的把老人又拖了回來,甚至還出手打了老人好幾下,期間老人一直呼喊著自己子女的名字,并且這3分15秒并不是全部,據其孫子調看監控,其過程一直持續了1個半小時。

這類事件不是個案,從網上初略數了下,僅在2018年新聞中有爆出的保姆虐童、虐老事件就有十多起,在2017年更有震驚全國的“保姆縱火案”,而在行業沒被爆出或是沒被發現的此類惡劣事件又有多少呢?

老年護理市場機器人將成為剛需

如何贍養老人已經成為了現代城市生活的一大難題,面對越來越高的生活成本,大多數家庭不得已都成為了雙職工家庭,老人面臨的“空巢”現象越來越多。雖然在中國自古就有晚輩贍養老人的傳統,但有調查顯示,讓年輕人出于感情和義務承擔起護理老人的責任,長此以往,將不利于這段關系的可持續發展和雙方身心健康。

因此在國外為老人雇傭一個專業護理人員已經成為了最常見的方式,然而,現在全世界正面臨護理人員短缺的局面,加速的社會老齡化和護理技能生疏的子女將使“社會養老”成為一個嚴峻的問題。

我們家也曾經給自家老人請過護理,其實作為雇主也知道,想要護理保姆們將老人當成自己長輩伺候著是不現實的,你稍稍懈怠一些,做事沒那么積極,雇主們也不會說什么,只是希望在白天家中無人的時候老人有個看護,不至于磕著、餓著。

但是萬萬沒想到,請回家中的保姆們還會向老人們拳腳相向,如此喪盡天良的事他們怎么做得出。

保姆家政行業如今面臨著幾個巨大的問題,首先,就業門檻低,從2015年家政服務員從業資格證取消后,家政從業人員無需再持證上崗,一張身份證,能正常交流,會做飯打掃衛生基本就可以上崗,連健康證有時都不是必須的;其次,沒有建立統一的行業標準,在市場上所謂的金牌護理、高級護理的劃分標準都是中介或服務機構自己定的,但不同的機構對于金牌、高級的標準卻完全不同,在有的公司需要滿10年服務經驗加上良好的客戶反饋才能成為金牌,而有的公司又只需要5年;最后,缺乏良好的市場監督機制,像護理保姆這類家政服務沒有統一明確的主官部門,民政、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工商、婦聯等部門均不同程度參與市場管理,但又分工不明,使得涉及各方的爭議糾紛頻發且糾紛協調難度大。像雇主和服務人員產生了矛盾都只能找中介機構,而中介機構往往都是在和稀泥,解決不了實際問題。

另一方面,即便目前市場對于從業人員的要求已經低得不能再低,但依然無法滿足市場需求,特別是在高等技術人才方面,從數據來看,2017年雖然家政行業養老護理是職業技能鑒定中全年人數最多的職業,占到了全部鑒定人數的75%以上,但人員總數量仍只有30萬左右。而目前全國養老機構數量也只有約15萬家,相比市場容量也有很大不足。

在城市化和智能化的帶動下,像以往需要大量勞動力的制造業通過自動化實現了產業升級,現在自動化也成為了“拯救”老齡化的希望之一。

護理機器人能不能代替人類護理?

生活中,老人需要請護理保姆,一般是以下幾種情形,一是老人需要有陪伴緩解孤獨,這是初級程度;二是老人需要有人幫他洗衣做飯打掃衛生,這是中級程度;三是老人的吃喝拉撒全部需要交由護理來完成,這是高級程度。

首先針對第一種情況,以現有機器人能力來看已經完全不是問題,在人機交互方面,隨著語音識別、語音合成、機器學習等技術的發展,人機間高質量的對話已經可以實現,問題是老人愿不愿將自己的情感寄托在一個“死物”上,這很關鍵。

第二種情況相比第一種要復雜一些,可也沒有了太多難度,現在無人餐廳已經出現了不少,機器人可以獨立完成洗菜、切菜、做菜的全過程。而洗衣打掃也不是問題,在2018 CES世界消費電子展上一款Aeolus公司的家用服務機器人可以完成掃地、擦桌子等功能,他通過機器學習可以識別出成千上萬的不同物體,并能精確定位各個物體的位置,在取出后也能準確的放回原處,即使你自己不記得將物品放在哪里時,他也能幫你找到。

第三種情況對于現階段機器人而言還比較困難,要照顧一個完全沒有自主能力的老人,機器人還達不到人類所能完成的所有事情,但機器人的介入能極大的解放人力不足等問題,機器人能代替人工對需要照看的對象進行24小時的監護,端茶遞水這類事情也全部都可以由機器人完成。

面對一些特殊情況,機器人也能做出及時反映,比如像Aeolus公司的家用服務機器人,通過姿勢識別功能,它能夠準確識別出家中是否有人摔倒或是否需要緊急救助,這樣它可以幫忙尋求其他人的幫助或者撥打緊急電話等。

看護機器人以目前的適用場景及能力來看,在室內環境下已經基本可以完成大部分人類看護可以做到的事,其所面臨的問題是在室外環境下的看護。

一如照顧沒有自主能力的老人時,需要帶老人出去曬曬太陽,或是補充家中缺少的食品等東西時還存在短板。

再加上受制于看護機器人的造價,短時間內看護機器人進入家庭單位還是有些不現實,但在養老院等機構內采用人機結合的方式,卻能最大化發揮出看護機器人的所有工效。

“租賃”是現階段護理機器人的最佳商業模式

在2017年舉辦的“未來已來”人工智能大會上,香港一名護理人員代表港、粵地區的養老院向大會詢問:“有沒有成熟的老年人護理機器人,10萬臺,20萬臺,我現在就可以簽約。”但大會現場沒有一家廠商敢給與回應。

這說明了二個問題,一是護理機器人已經成為了市場需求,養老院等機構已經充分認同護理機器人的功能及作用,完全愿意接受這類產品;二是國內的護理機器人在技術上與歐美日相比差距很大,還遠未達到商業化程度。

在全球護理機器人市場歐美日三家基本占到95%以上,特別是美國和日本,很多品牌的護理機器人都已經實現了商業化或正準備商業化。

日本的老年化程度目前是全球最高的,全國60歲以上人口已經占到了全國人口的32.79%,所以護理機器人在日本最早形成了規模化的市場,也是現在各類護理機器人競爭最激烈的市場。

在日本,目前護理機器人的應用場景主要有兩種,一種是針對家庭單位推出的護理機器人,一種是針對養老院等機構推出的護理機器人。

兩者在功能上并無太大差別,只是受制于價格等因素,目前個人家庭市場的護理機器人需求量遠不如養老院等機構。

例如日本的豐田公司研發的機器人“HSR”,該機器人目前主要是應用在養老院、學校、醫院等場景。或在未來2-3年內,豐田“HSR”將會針對家庭用戶開始提供租賃服務。

在日本市場的商業模式上,護理機器人現階段也都是以租賃形式為主,單個機器人造價在幾十到幾百萬不等,無論是對家庭還是養老機構而言這都是難以承受的價格,并且對于養老院來說需求的量也不是1.2臺,租賃成為了最合理的商業模式。

豐田公司的“HSR”機器人現在針對學校、養老機構的租賃價格大約是900美元每月,包含了機器人主體和軟件系統。

而像美國Aeolus公司在日本投放的護理機器人租賃價格大約是在每臺1萬人民幣。這款機器人已于去年12月正式進入了日本市場,預計在今年9月份正式開始提供服務。

當然哪怕是在目前最為成熟的日本,機器人護理作為產品進入市場的時間依然很短,還有一些在商業化路徑上的問題沒有解決。

首先還是之前多次提到的價格問題,這是阻礙護理機器人進入家庭市場的最大阻礙之一,受制于現在護理機器人的功能還不是那么齊全,每月花近1萬塊錢租用機器人,可能更多的家庭還是愿意選擇服務能力更好的人類護理;再就是現在越來越重視的個人數據隱私問題,護理機器人肯定需要和互聯網相連,那么如何保障個人用戶的數據隱私,特別是護理機器人的使用對象都是一些老人、殘病人士,這些數據會不會被一些商家和個人用來牟利,也是行業發展繼續解決的問題。

小結

在日本一項全國性的調查發現,使用機器人看護能使超過三分之一的療養院老人變得更加積極和自主。

很多老人們也反映,其實比起人類看護,機器人使他們更加沒有負擔,老人們不再擔心因為自己的原因而耽誤了工作人員的時間或是精力,也不用再聽到來自工作人員或多或少的抱怨,更加不會再遇到文章開頭所提到的了暴力、虐待事件。

隨著全球老齡化市場來臨,護理機器人的應用場景可以說是非常寬廣,未來的使用也將不止局限于家庭和養老院,或許以后再酒店、餐廳、機場等場景也將出現大量的護理機器人。

【完】

智能相對論(微信id:aixdlun):深挖人工智能這口井,評出咸淡,講出黑白,道出深淺。重點關注領域:AI+醫療、機器人、智能駕駛、AI+硬件、物聯網、AI+金融、AI+安全、AR/VR、開發者以及背后的芯片、算法、人機交互等。

本文來自智能相對論投稿,不代表錦鯉財經立場,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lqkqwgz.cn/kol/66586.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聯系我們

?合作微信:youbigger

在線咨詢: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郵件:[email protected]

工作時間:周一至周五,9:30-18:30,節假日休息

麻将技巧快速提高法 聚赢盘配资 山西快乐十分开奖结果双 同花易配 台州股票微信群 玩呗麻将牌怎么下载 河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查询 海南环岛赛体彩规律 体彩七位数开奖结果 广东好彩1开奖号码 星网彩票广东36选7 好运快三最新开奖 信投配资 国际篮球世界杯 如意彩票网app下载 北京十一选五什么时候开市 无网四人手机单机麻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