瘋狂的石頭科技:成于小米,也陷于小米

石頭科技短時間內達成如此成就,也和這股勁有關,里面透著野心和狼性。

 

在科創板登陸近一周后,石頭科技于2月27日發布了非常亮眼的《2019年度業績快報公告》。

 

公告顯示,2019年營業總收入42億元,同比2018年30.5億元,增長37.81%;營業利潤方面,2019年達到9.2億元,同比2018年的3.8億元,增長142.16%;歸母扣非凈利潤方面,2019年達到7.6億元,同比2018年的4.6億元,增長65.11%。

 

作為第三家上市的小米生態鏈公司,石頭科技是最給小米長臉的,不僅成立時間最短,市值也最高。

 

在大多數人看來,既然處于小米生態鏈,石頭科技必然是靠小米的提攜“帶飛”起來的,現在石頭科技的成功,有小米至少一半的功勞。而之后石頭科技的發展,也將由小米的發展,尤其是生態鏈產品的銷售情況所決定。

 

事實上,這不完全準確,從石頭科技的招股書,以及近些年的戰略方向看,背靠小米這顆“大樹”起來的石頭科技,并不想被外界烙上“小米生態鏈企業”的深刻烙印。

 

“翅膀”越來越硬的石頭科技,一直在想著如何擺脫小米的束縛,以尋求更高的發展空間,并證明自己的獨立能力。

 

“瘋狂的石頭”

 

1990年成立的美國irobot家用機器人公司,現在的市值只有91億元(截止3月6日);1998年成立于蘇州的科沃斯,直到2018年才登陸上交所,目前市值130億元左右。

 

反觀石頭科技,不到6年的時間里,創造了一個前輩們不曾想象的增長神話,從第一款產品上市銷售,到走向資本市場,石頭科技其實只用了不到4年時間。而且,石頭科技上市首日發行價從271.12元上漲到500.1元,漲幅為84.46%,并創下科創板最高股價的記錄。

 

無論是增長速度,還是資本市場給出的價格,石頭科技都是“瘋狂”的,瘋狂發展,瘋狂上漲,瘋狂吸引眼球。這一切的背后,都是由瘋狂的財務數據所支撐的,只有穿透石頭科技的財報,才能找到其中瘋狂的理由。

 

1、飆漲的營收和利潤

 

四年來,石頭科技的營收與凈利潤呈現出飆漲之勢。

 

據招股書,2016年、2017年、2018年、2019年上半年的營收分別1.83億元、11.19億元、30.51億元、42.05億元。4年時間不到,石頭科技營收就增長了超過20倍。而且,石頭科技還在利潤上實現了質變。2016年,石頭科技還處于虧損狀態,到2019年,石頭科技已經實現了7.56億元的凈利潤。

 

石頭科技短短四年在賺錢能力上實現脫胎換骨的原因,就是明星產品受到市場極大歡迎。雖然石頭科技至今為止只有兩大類產品,分別是智能掃地機器人和手持無線吸塵器,但是也正是這兩類爆品,成為石頭科技收割市場和消費者的核心引擎。

 

2016年,石頭科技的第一款爆品在不到半年的時間內共銷出超15萬臺,當時的市場定價為1699元;2017年,石頭科技的兩款產品銷量接近90萬,均價進一步提升,迅速將石頭科技的營收拉高了5倍多;2018年,石頭科技的三款產品銷量總和超過210萬,營收較2017年再增長近172%,超過30億元;2019年上半年,石頭科技四款產品銷量總和超過147萬。

 

可以說,石頭科技一路都是靠“爆品”上位的,幾乎每年的新產品都能創造極高的銷量,有非常好的市場。同時,這些爆品的毛利也比較高,因此讓石頭科技像坐了火箭一樣,營收和利潤一路飆漲。

 

2、光速提升的市場份額

 

爆品不但為石頭科技搬來了一座座金山,也讓年輕的石頭科技一躍躋身為業內頭部企業。

 

據石頭科技在招股書中引用的來自中怡康的數據,2019年上半年,石頭科技全系產品在國內市場占有率排名第二,為23%;在國內線上市場的占有率排名第二,為26%。

 

縱觀石頭科技近幾年的市場地位變化,可以發現石頭科技幾乎是以一年提升一個市場地位量級的速度,來占領智能清潔機器人。在石頭科技產品正式上市的第二年,石頭科技憑“米家”爆品已經躋身線上領域老三,占比達10.3%。

 

從另一角度看,選擇做的智能清潔機器人的石頭科技,在追趕老大哥科沃斯的這條路上,越走越快,與科沃斯的市場份額差距也越來越小。

 

短短幾年,石頭科技已經從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創業者搖身一變,成為細分領域的頭部企業之一。對于市場地位的提升,石頭科技在招股書中如此解釋道:“由于產品優秀質量可靠價格合理,市場份額不斷提高”。

 

在石頭科技看來,用好產品打動消費者,是其站到第一梯隊的根本原因。而且以目前的趨勢來看,石頭科技對市場份額提升的野心依然很大,未來將在新項目、產品技術、渠道等方面加快布局,這意味著在市場份額上,石頭科技依然有一定的提升空間。

 

成于小米

 

沒有小米,石頭成不了。今天的石頭科技,是小米托起來的。在石頭科技登陸科創板當天,小米創始人雷軍在多個社交平臺為其道喜,稱“石頭科技上市,再次印證了小米生態鏈模式的成功”。

 

小米系、小米生態鏈、米家產品……石頭科技身上烙著極多的小米標簽。在石頭科技的招股書中,“小米”一詞被提及807次。

 

或許在很多人眼里,作為小米生態鏈的石頭科技,就像是小米的一個子公司,從孕育到喂養,都由小米這個“媽”一手操勞。這樣的關系是比較特殊的,它比密切合作伙伴還要更近一層,雙方在業務、渠道,甚至是股權上都有非常近距離的聯系。

 

成于小米的石頭科技,主要從小米那里取得了兩塊有力的跳板。

 

1、資本輸血

 

與小米相關的資本幾乎貫穿石頭科技的整個發展周期,為其進行必要的、及時的資本輸血。

 

石頭科技2014年成立時,只有四個股東,分別是昌敬、丁迪、毛國華、吳震,但是很快在石頭科技第一次增資時,小米的資本開始介入,成為石頭科技的股東。

 

2015年3月第一次增資時,由小米公司控制的天津金米首次出現在增資人中,占到總出資比例的30%;2015年9月,石頭科技再次增資并進行股權轉讓,天津金米出資比例占13.32%:2016年3月,順為出現在股權轉讓的受讓方名單中,占股0.3%。

 

隨后由石頭科技發起的多次增資及股權轉讓事項中,天津金米和順為都有參與。根據計算,天津金米和順多年為石頭科技共注資超過600萬。截止上市前,順為和天津金米分列石頭科技股份比例的第二、三位,分別持有12.85%和11.85%的股權。

 

從石頭科技的整個股權關系發展過程來看,小米系的資本入場時間已經比較早,天津金米和順為,都是在石頭科技有營業收入之前入股。雖然我們對小米系入股石頭科技的具體細節未作考證,但是小米系資本對石頭科技的助力主要來自于兩方面。

 

第一,是資本的背書效應;第二,是運營發展資金的支持,主要是前期的研發費用。由于早期支持石頭科技運作的資本其實并不完全來自于小米系資本,所以說小米系資本真正在資本層面對石頭科技的利好,還是來自于第一點的背書。

 

天津金米在2015年3月入股石頭科技后,髙榕、啟明、GIC等資本就在次年位列增資名單,正式成為石頭科技的股東。而此時,石頭科技的第一款產品還未上市,足以說明小米系資本的“帶貨”能力,髙榕、啟明等資本方的加入,也讓石頭科技在資本層面逐漸硬了起來。

 

其實這也不難理解,在諸多投資案例中,我們都能看到順為、啟明等資本共同出現的身影。在石頭科技這個投資案例中,關系緊密的資本方跟著小米系資本進場也就不足為奇了,但對石頭科技而言,越多實力資本的加入,意味著更強的背書作用,石頭科技這種創企,在沒有嚴重發展和生存問題的情況下,將長期受益于此。

 

2、渠道和供應鏈

 

對于石頭科技這樣的智能硬件公司而言,供應鏈是極為關鍵的,好的供應商、豐富的供應商選擇,意味著硬件的開發空間更大、能夠準確定位市場目標,精準控制產品成本。

 

石頭科技第一款產品的面世背后,有著小米在供應鏈和渠道方面的全力支持。供應鏈方面,小米為石頭科技引入了強力的高質量供應商,比如欣旺達、Nidec、夏普等。

 

在小米生態鏈2016秋季溝通會上,石頭科技CEO昌敬曾直言小米給予了包括供應鏈、ID設計、產品定義等方面的支持,表示“沒有小米生態鏈的支持,我們也走不到今天”。

 

昌敬很明白,對于石頭科技這樣的創企來說,成熟可靠的供應鏈意味著已經成功了一半,并在起跑線上領先了那些沒有任何支持或支撐不足的同行們。

 

而在渠道方面,由于首款產品主要是為米家打造,所以只能在小米的米家等官方渠道進行銷售。值得注意的是,石頭科技的首款自有產品依然是靠小米,2017年9月,石頭智能掃地機器人在米家開啟眾籌,當年,石頭科技這臺產品賣出了超5.5萬臺。

 

小米渠道巨大的流量和曝光效應,可以說為石頭科技的品牌力增長鋪了一條很好的路。石頭科技就像站在一個巨人肩膀上俯瞰,所以跳的很高并不是很難的事。

 

直到現在,雖然石頭科技已經有自己的官網、旗艦店等銷售渠道,但小米依然為石頭科技在一些地區作關鍵的渠道支撐,比如中國臺灣的線上和線下渠道。

 

陷于小米

 

石頭科技的基因是一個小米生態鏈企業,但是這種基因又在某種程度上困住了石頭科技的發展。

 

在石頭科技的招股書中,有關小米的風險披露占到了所有風險的一大半,具體集中于股權、生產、銷售等方方面面。

 

比如在關聯交易風險一項中,石頭科技與小米的關聯交易營收總額,在2016年、2017年和2018年分別占石頭科技營銷總額的100%、90.26%、50.17%。在共有專利風險一項中,招股書提到截止報告期末,小米和石頭科技共有59項境內專利、5項境外專利,而且這些專利除了石頭科技外,小米也可以無需石頭科技的允許,自己拿過去用。

 

相關風險是企業上市必須透明披露的重要信息之一,目的是讓投資人意識到公司的不足之處,謹慎投資。不過從招股書中披露的這些與小米相關的風險來看,石頭科技在諸多核心發展運營環節,都在理論上存在小米這一不確定因素的影響。

 

石頭科技的確很依賴小米,盡管小米成了石頭科技過去幾年快速發展的跳板,但是石頭科技也因此不得不面臨一些突圍阻礙,以及隱性天花板。

 

1、性價比

 

小米品牌對外的一個核心標簽就是性價比,作為小米生態鏈企業,石頭科技這幾年雖然有了自有品牌和自有產品,但是或多或少都有著性價比的印記。

 

這里需要說明,性價比不一定不好,但是一直做性價比產品會影響到企業的發展前景,尤其是在利潤率和市場受眾規模上,主打性價比產品的公司,很難有進一步突破。拿小米本身舉例,此前一直在嘗試進軍高端手機市場,今年推出小米10系列更是一個前所未有的決心,但是市場上不看好的聲音依然非常多。

 

石頭科技盡管有了米家之外的獨立品牌——石頭和小瓦,但是這兩個品牌依然有非常明顯的小米痕跡。

 

石頭品牌是2017年推出的,小瓦品牌是2018年推出的,從價位來看,石頭品牌的智能掃地機器人平均要比米家智能掃地機器人高一截,小瓦則比米家低。所以,以米家為標準,石頭科技分別將自有品牌分布在米家的兩側。

 

但是大多數系列產品,其實和1699元的米家智能機器人差不多,總體來說石頭科技的自有品牌并未突破中低端市場定位,即便是最高價位的掃地機器人,也未突破3000元。這里可以拿同行的產品價格進行對比,比如科沃斯目前在售最高價位產品在3999元,并且科沃斯有多款產品價位在3000元之上。

 

當然,從另外的角度看,石頭科技目前似乎很難布局高端掃地機器人市場。一方面是由市場現狀決定,即中低端產品更受用戶歡迎,也能更好地打開市場;另一方面則是受性價比思維影響,定位、設計、開發更容易上手。

 

此外,還有一個可參考的關鍵數據,就是平均售價。據招股書,2019年上半年,石頭品牌產品的平均售價為1926.8元、小瓦品牌產品的平均售價為1114.31元。所以說,石頭科技自有品牌依然還是普遍受到中低端市場消費者的歡迎。

 

2、利潤率

 

小米曾承諾“綜合硬件利潤率”不超過5%,這種限定利潤率上限的打法,在石頭科技的身上也有一些影子。

 

2019年上半年,石頭科技綜合毛利率為32.5%,略低于科沃斯的37.28%。過去四年時間,石頭科技的綜合毛利率一直在提高,但是依然還沒有超越科沃斯。

米家品牌是石頭科技利潤率提升的最大阻力。由于米家品牌是與小米一起合作的,石頭科技在招股書中也提到,相關米家產品的都由小米進行終端銷售,也就是定價權在小米手上,因而利潤率比平均水平要低。以手持無線吸塵器為例,2019年上半年毛利率為13.58%,遠低于同行業可比公司2016-2018年的毛利率水平。

 

需要特別注意的是,米家智能掃地機器人的毛利率竟然還在不斷下降。2016年,該產品的毛利率為18.99%,到2019年6月,該產品的毛利率下降到了13.91%。這里推測主要原因是產品降價促銷導致,因為招股書中給出了米家智能掃地機器人2019年上半年的平均售價,為1126.28元,而這款產品最早推出的市售價格為1699元。

 

不過石頭科技的自有品牌小瓦也在一定程度上拉低了綜合利潤率。2018年,小瓦品牌毛利率為23.96%,比綜合毛利率低近5個百分點,2019年上半年,小瓦品牌毛利率為28.03%,依然比綜合毛利率低4.47個百分點。

 

“去小米化”是長期任務

 

石頭科技似乎很清楚,為了未來發展,自己不能僅僅只定位于一個小米生態鏈企業,所以石頭科技一直在“去小米化”。

 

2016年,米家品牌產品(不含配件)營收為1.81億元,占總營收的98.58%,到2019年上半年,米家品牌產品(不含配件)營收為8.63億元,占總營收的40.59%;毛利潤方面,2016年米家品牌產品(不含配件)實現毛利0.34億元,占總毛利的97.43%,到2019年上半年,米家品牌產品(不含配件)實現毛利1.2億元,占總毛利的17.31%。

 

從營收和毛利占比變化來看,石頭科技“去小米化”的成果已經比較可觀。具體來看,石頭科技過去四年在“去小米化”上的努力主要概括為三個方面。

 

其一,產品和品牌矩陣“去小米化”。從只有米家品牌,到米家、石頭、小瓦三大品牌,石頭科技實現了自有品牌的零突破。

 

其二,盈利能力“去小米化”。前面提到米家產品普遍毛利率低于石頭的自有品牌,過去三年,石頭科技自有品牌的毛利一直在穩步提升,遠超米家品牌毛利率。

 

其三,渠道“去小米化”。一開始,石頭科技沒有自有銷售渠道,全部依靠小米官網和小米之家的線上和線下渠道,現在石頭科技在絕大多數市場,都有覆蓋線上和線下的銷售渠道,完全獨立于小米。

 

過去幾年,“去小米化”為石頭科技帶來了更高的利潤、更大的交易規模、更高的市場知名度。這或許就是石頭科技這個年輕企業敢于“去小米化”的核心原因,畢竟只做米家產品,很難賺什么大錢。

 

石頭科技更想要成長空間,如今已經上市的它,更要以一種投資未來的心態去經營發展,這意味著石頭科技在未來一段時間內,依然需要“去小米化”,進一步提高利潤率和市場地位。

 

但是,石頭科技不可能完全去小米化,即使放到長期來看,概率也不大。一方面,石頭科技需要小米的影響力、供應鏈資源,甚至是后期集資方面的支持;另一方面,石頭科技身上有建設米家相關垂直品類生態的巨大任務,米家生態鏈的建設也需要石頭科技的支撐。

 

所以關鍵在于“去小米化”的程度。假設石頭科技去小米化完成了一半左右的進程,那么其實已經在利潤和規模上有很大進步,后面需要進一步掌握好這個進度,石頭科技才能完成更高的突破。

 

寫在最后

 

昌敬曾在2019年底的一次采訪中將石頭科技與小米的關系定義為“商業戰略關系”,表示石頭科技獨立發展和與小米合作并不沖突,未來將會更專注于自有品牌的發展。

 

石頭科技的上市,其實也是其與小米關系改變的轉折點。上市之前,小米為石頭科技起到孵化作用,上市后,石頭科技會越來越獨立,越來越大膽。

 

追求獨立,追求自主品牌,這其實是石頭科技與其他不少小米生態鏈企業的一個本質區別。石頭科技短時間內達成如此成就,也和這股勁有關,里面透著野心和狼性。招股書中,石頭科技透露出未來在海外大舉擴張的戰略,且已經在日本、芬蘭、美國等國家建立相關公司。

 

但小米可能一直都需要石頭科技,尤其是越來越強壯的石頭科技,這或許也會讓石頭科技一直困擾于“甜蜜的煩惱”,為小米調整戰略、為小米調整步伐,為小米生態鏈“赴湯蹈火”。

 

文/劉曠公眾號,ID:liukuang110

本文來自劉曠投稿,不代表錦鯉財經立場,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lqkqwgz.cn/kechuang/87342.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聯系我們

?合作微信:youbigger

在線咨詢: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郵件:[email protected]

工作時間:周一至周五,9:30-18:30,節假日休息

麻将技巧快速提高法 喜乐彩玩法 大庆52麻将辅助器 永利棋牌 贵州11选5开奖 西北轴承厂是国企的吗 平特一肖买一百课中多少 qq麻将的玩法 四川麻将血流成河换三张规则 黑龙江6+1开奖 东北麻将下载安卓下载 黑龙江快乐10分在哪个平台 甘肃11选5奇偶走势图 际银配资 加拿大28走势图 福州麻将手机版下载 3d开奖试机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