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歲中芯國際2020首份財報:國產芯片的艱難之旅

半導體領域對于國家的IT科技實力有著重要的意義,中芯國際身上的擔子很重。

20歲的中芯國際,還追得動嗎?

 

最近多家從事半導體行業相關業務的公司都相繼發布了Q4財報,中芯國際也是其中之一。

 

2019年對于半導體行業來說并不是個“幸運年”,不過,四季度相較來說是整個年度中表現較好的一個時期。

 

中芯國際四季度也向市場交出了一份相對不錯的答卷。作為14納米工藝量產后的首份財報,其可圈可點之處不單單只體現在一點上。

 

厚積薄發,成效初顯

 

根據中芯國際2月14日發布的四季度財報,本季度的營收達到8.39億美元,同環比均有增長。同時,由于產能有所提高,毛利同比增長了48.7%,毛利率上升6.8個百分點。

 

正如財報開頭中芯國際的聯合CEO趙海軍和梁孟松所言,中芯國際的經營狀況在轉好。結合中芯國際2019年各季度的數據,營收同比分別是-19.5%、-11.2%、-4.0%、6.6%,同比增長趨勢明顯。

 

可能對于大多數不從事相關行業的人來說,中芯國際這個名字是初次聽說,但實際上中芯國際是內地最大的芯片代工廠,而它也是中國半導體行業中非常具有代表性的一家公司。

 

中芯國際成立于2000年。中國半導體協會副理事長于燮康去年年末在珠海的演講提到,中國半導體產業在2000至2008年進入快速發展階段,恰好趕上行業發展紅利的中芯國際,僅用了四年就在紐交所和港交所同時上市,不過于去年從紐交所退市。

 

而在當時之所以我國半導體行業能夠得到快速發展,主要有以下幾點推動力:

 

一是2000年前后正是許多新型互聯網公司的創辦和成長期,為了發展科技實力,中國對于半導體的需求在不斷增加,這也為整個產業吸引到不少投資。

 

二是政府方面對半導體行業的重視。2000年國家有關部門發布了18號文件《鼓勵軟件產業和集成電路產業發展的若干政策》,之后兩年內又先后發布了51號和70號文件針對行業的具體實施給出了細則,內容包括對企業提供部分增值稅退稅。

 

2014年6月《國家集成電路產業發展推進綱要》提出,給出了2015至2030年集成電路行業的三大階段性目標,根據該文件,2030年中國將有部分企業進入國際第一梯隊水平。

 

直到現在,半導體產業仍然是我國非常重要的發展方向之一,乘著行業東風,中芯國際的發展前景值得期待。

 

除了外部原因,中芯國際在運營的過程中也積累了一些優勢。

 

根據官網的情報,中芯國際是內地第一家提供28nm代工服務的公司,而28nm芯片的應用范圍除了移動設備還包括常見的電視、機頂盒等,這為中芯國際形成了一定程度的競爭力。除此之外,中芯國際也為企業提供設計以及封裝測試等后端服務,業務規模全面。

 

近20年的發展歷程,中芯國際在一步一步向上,厚積薄發。

 

根據財報,在接下來的一段時間內,中芯國際將持續推動14nm產能和訂單的增加,這次的FinFET14納米作為第一代產品成效初顯,營收占比達到1%,在后續會推出第二代。

 

可以想象到,未來該工藝會成為中芯國際的又一“營收利器”,在營收中占比也會相應提高,財報預計下一季度收入將有0-2%的環比增長。

 

不過,即使是有了14nm技術,中芯國際的突圍之路仍然漫長。

 

全球市場,先速難爭

 

從中芯國際的名字也可以看出,它的目標是國際市場。不過從財報上看,Q4來自中國內地及中國香港的營收占比達到65%,目前中芯國際仍以中國作為最主要的營銷市場。

 

根據拓墣產業研究院去年12月的整理數據,中芯國際在四季度的營收排名全球第五。跟上一季度的排名對比,除了世界先進和力晶(集團,力積電的母公司)排名對調,全球十大晶圓代工廠的排名幾乎沒有變化。

 

而Q4的市占率具體數值也同樣變化不大,榜單中半數以上的公司變化浮動在0.1%左右,這也說明了半導體代工的行業格局較為穩定。

 

臺積電四季度依舊占據市場一半以上的銷售額,并且小幅增加了對市場的擠壓力度,與第二名的三星(17.8%)差距較明顯,第三、四名分別是格羅方德和臺灣聯電。

 

雖然中芯國際這一季度營收環比增加了2.8%,不過它不是個例。去年下半年受到訂單量突增的影響,整個行業的總體營收情況相對較好,因此中芯國際還保持在第五的位置,四季度的市占率達到4.3%,環比下降0.1%。

 

在去年9月的一次演講上,趙海軍認為在半導體行業只有前兩名能賺錢,同時他坦言,我國大部分代工企業會選擇當跟隨者。

 

臺積電是當之無愧的行業領導者和變革者,所以它能分最大的蛋糕,但再也找不出第二家臺積電,因為它難以模仿。因此,當跟隨者也是無可奈何的選擇。

 

只不過,中芯國際想當一個合格的追隨者,仍然要面對不少難關。

 

人才競爭“惡戰”

“人才”是半導體行業發展的關鍵詞之一。2018年Q4,畢馬威曾聯合國際半導體產業協會(SEMI)發布了一份問卷調查數據,受訪者皆為全球半導體的行業高管。在這份問卷中,有64%的人認為人才風險是三大運營風險之一。

 

根據去年12月18號發布的《中國集成電路產業人才白皮書(2018-2019年版)》(以下簡稱:白皮書),在報告統計期內,我國集成電路行業的從業者同比增長15.3%,不過目前行業缺口仍存,援引《每日經濟新聞》去年5月對于燮康的采訪,這一數字大概在30萬左右。

 

集成電路人才如此稀缺,一方面是由于整個人才的培養周期相對長,對學歷的要求也相對比較高。《白皮書》數據顯示,2014-2021年我國集成電路相關專業的畢業生從事該行業的人數比重中,碩士及以上占26.5%,本科則占到17.2%。

 

另一方面,培養出的人才大部分并不從事對口工作。以2018年的數據為例,集成電路方向的就業者為3.8萬,僅占畢業生總數的19%,有媒體指出大部分畢業生選擇轉業互聯網領域。

 

該報告預計2021年我國集成電路制造業的人才需求將達到24.6萬,這一數字比2019年要多出10.2萬,而想要徹底解決集成電路人才的缺口問題,并非一朝一夕。因此,在接下來的幾年內代工廠們對于國內人才的爭奪仍然是場“惡戰”。

 

根據財報,中芯國際四季度一般及行政開支達到7715.7萬美元,同比增加了54.3%,而環比則增加了10.2%,吸引人才的重要要素之一就是薪酬,在這點上中芯國際馬虎不得。

 

既然國內集成電路人才稀缺,那么從海外引進人才也不失為一個好方法,而通過財報了解到,包括在建和控股,目前中芯國際8制造加工廠皆集中在國內,在海外的辦事處則負責對接客戶提供服務。

 

把工廠都設在國內雖有利于本地研發人才的吸收,但對于海外人才來說,辦公成本和生活配套方面會產生不小的阻礙,這或許在無形中削弱了中芯國際對于海外人才的吸引力,而如何改善這一情況,中芯國際需要思考。

 

順便一說,集成電路行業的人才競爭是一個長期的過程,除了吸引人才,企業還要考慮能不能留住人才。

 

由于頂尖的創新與領導者在這個行業中最為稀缺,因此同行之間的挖角也屢見不鮮。考慮到人才流失的風險以及高額的員工成本,中芯國際在與同行的人才競爭中并不輕松。

 

資金“包袱”

 

很多人都知道技術對半導體代工行業有多重要,但整個行業的格局之所以難產生太大的變動,除了技術壁壘之高,高額投資同樣是一道“門檻”。

 

以14nm芯片的制造歷程為例,中芯國際的公告文件顯示,2018年1月30日中芯控股等四家公司增加了對中芯南方的投資,中芯南方的注冊資本由原來的2.1億美元增加到35億美元。

 

中芯南方是中芯國際旗下的生產基地之一,主要負責14nm及以下制程的研發生產,根據有關媒體的數據,包括這次增加的金額在內,中芯南方累計獲得了近102.4億美元的投資額。

 

對于芯片代工制造行業來說,建造工廠、搭建生產線等花費動概上億美元,刻蝕機的單價昂貴,2月18號中芯國際發布公告稱,去年3月12日至今年2月17日累計向美國泛林集團購買了6億美金的生產設備。

 

所以,每一次技術升級或者產能擴建都會給企業帶來不小的成本壓力,資金調度直接影響著中芯國際的發展進度,巨額的投資對于中芯國際也是棘手的。而為了緩解運營過程中的資金壓力,中芯國際有兩種手段。

 

一是向資本市場募資。自去年11月發行過200萬美元的零息可換股債券后,中芯國際再次提出募資。根據中芯國際官方公告,2月20日中芯國際面向美國境外發行的6億美元債券已簽訂認購協議,所得款項將被用作擴充產能的資本開支以及其他一般用途。

 

二是申請補貼。去年11月大和將中芯國際的評級下調至“遜大于市”,今年2月再次下調至“沽售”。大和認為,中芯國際的業績表現長期依賴政府補貼,而核心業務的表現并非是帶動其四季度超預期的原因。

 

Q4財報顯示,中芯國際的五大收入構成中最大的通訊應用在總收入中占44.4%,同比縮水0.3%,不僅如此,按照服務分類,晶圓制造的收入占比也從上年同期的93.2%減少到91.6%。

 

通過財報也能發現,中芯國際Q4的研發和銷售開支同比環比均下降,對于這一現象中芯國際給出的解釋是研發活動減少、生產計劃和產品組合的調整變動所致。由此可見,四季度營收增加也跟部分成本支出的下降有關。

 

大和表示,若剔除補貼因素,預計中芯國際今明兩年會處在虧損狀態,虧損金額分別是1.7億和5000萬。

 

14nm工藝的出現已有幾年時間,雖然依舊作為目前主流的制程之一,但距離中芯國際“爭當第二”的目標仍差好一段距離。

 

芯片代工行業前期投入巨大,想當“追隨者”,沒有一定的財力支持一切也就無從談起,中芯國際除了要面對技術上的挑戰,資金方面同樣承壓。

 

“瓦森納協定”陰霾或再升級

 

目前中國在集成電路方面的發展障礙不止是缺乏有關人才,相應設備的技術發展也與全球領先水平有所差距,如果可以獲得更先進的光刻設備,這將會縮短中芯國際以及我國其他代工企業與先進工藝的代差。

 

而國際情勢造成了中芯國際發展的另一重壁壘,在這里要先介紹一下瓦森納協定。

 

瓦森納協定涉及42個國家“成員”,簡單來說就是對帶有先進技術、軍事技術和雙用途的物品進行出口控制,成員國間互通自由,而成員國向非成員國出口則需要提前通知其他成員。

 

實際上這一協定的目的就是為了拉開差距,保證成員國間的技術和衍生的其他優勢,因此,雖說是“通知”,但有時也會被美國等其他成員國“干涉”。

 

而集成電路行業是瓦森納協定管控的重點。中國并非成員國之一,頂尖芯片和高端光刻機是被禁運的。

 

荷蘭ASML設備公司擁有全球最先進的EUV光刻機制造能力,2018年5月中芯國際曾向ASML訂購過一臺EUV光刻機,據《日經亞洲評論》的消息,該設備本應于2019年1月交貨,不過直到目前依然沒有交貨消息,ASML公司給出的理由是需要向政府申請出口許可證。

 

就在中芯國際下單的同一個月內,長江存儲向ASML定購的光刻機完成了交貨。只不過,長江存儲訂購的并非EUV,兩種機器的價格相差近一倍。

 

除了中芯國際,2018年有兩家中國企業對美國半導體公司的收購案被駁回。

 

瓦森納協定的“技術封鎖”在近期又產生了新的變化,這次變化對我國來說并不是好消息。2月23日,日媒消息稱瓦森納協定將擴大對半導體產業相關的出口限制,而這一決策勢必會增加中國集成電路行業發展的時間成本。

 

中芯國際的進階之路仍長,瓦森納協定讓它走得越發艱難。

 

“摩爾大限”是機會?

臺積電今年將量產5nm芯片,同時它也已經披露3nm和2nm的計劃量產時間,眼看著晶圓的大小逼近物理極限,有媒體認為摩爾定律將走向終結,這或許會給中芯國際在競爭中騰出機會。

 

先不討論摩爾定律未來究竟還適不適用,但中芯國際在未來競爭局勢中是否真的能“喘口氣”呢?筆者認為并不容易。

 

按照摩爾定律,臺積電達到1nm制程最快也要6年,而這6年的技術代差意味著中芯國際來說需要花費更多時間來迎頭追趕。上文提過,中芯國際在目前的發展中存在障礙和壁壘,這些因素會拖慢中芯國際發展的步伐。

 

在研發與生產的過程中,中芯國際需要保持好自己在國內的競爭領先優勢,同時進一步擴大海外市場的銷售份額,這也會是個不小的挑戰。

 

即使摩爾定律不再具有實際意義,芯片代工廠間的“角色”或許也很難發生太大轉變,這首先是因為臺積電的技術優勢足夠領先,這為它在將來的競爭中留下了不少思考的時間和資源,作為“領導者”,臺積電是很難被動搖的。

 

目前,除了常規的芯片研發工作,臺積電對小芯片技術的研發也在同步進行中,這是在為“摩爾大限”后的新階段布局。而中芯國際和其他代工廠作為臺積電的“追隨者”,產能和良率才是它們最應該關心的問題。

 

對于芯片代工這種“技術過硬才能勝利”的行業,技術的發展不會因摩爾定律的有無而停下腳步,中芯國際的追趕之路仍會繼續。

 

晶圓代工廠之間的競爭會始終存在,而中芯國際離“世界第二”還差得遠。

 

總結

集成電路行業壁壘重重,就目前的情況看,雖然推出了14nm工藝,但在技術和產能方面中芯國際仍有較大的提升空間。

 

人才、資金和國際政策對中芯國際的發展造成壓力,而這些問題也并非中芯國際“單槍匹馬”就能解決,中芯國際面臨的困境同樣也是我國半導體產業的困境。

 

好消息是,中國先前通過自主研發,已經多次“劃掉”瓦森納限制清單上的部分名目。

 

而且,中國是目前全球最大的半導體消費市場,據SEMI去年七月發布的數據,2020年中國內地或將成為最大的半導體制造設備市場,雖然克服這些阻力注定艱難,但未來可期。

 

相信中國整個集成電路行業的進步會推動中芯國際邁向下一個臺階,半導體領域對于國家的IT科技實力有著重要的意義,中芯國際身上的擔子很重。

文/劉曠公眾號,ID:liukuang110

本文來自劉曠投稿,不代表錦鯉財經立場,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lqkqwgz.cn/kechuang/86993.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聯系我們

?合作微信:youbigger

在線咨詢: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郵件:[email protected]

工作時間:周一至周五,9:30-18:30,節假日休息

麻将技巧快速提高法 @百家乐在线娱乐36bol 广东十一选五计划免 全年固定规律永久不变公式 永利棋牌真人 泳坛夺金兑奖期限 一分赛车精准人工计划 贵阳闲来麻将 幸运赛车基本走势图 黄大仙论坛精选六肖 一起温州麻将台炮灵溪 福彩新快3投注技巧 甘肃十一选五方法 百度金融中心理财平台 内蒙古11选5最大遗漏 0投资的手机兼职 有什么棋牌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