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救吧!旅游業沒有“報復性”增長

繁榮的市場,在肺炎的陰霾下,都成了泡沫。

(圖片來源于網絡)

文 | 易不二

來源 | 螳螂財經(ID:TanglangFin)

各行各業都陸續復工后,一畢業就從事了旅游業的向陽,卻直接暫時性的“被失業”了。

雖然知道此次疫情中,旅游是最受重創的行業之一,并已經做好延遲復工的準備,但每天在家參與“廚藝大賽”,看似生活“歲月靜好”的向陽,在看到工作群里的消息后,還是心慌地去陽臺上抽了2根煙。

工作群里,老板說:“現階段我們還無法復工,大家可以想想我們的旅游產品怎么改革,不過,特殊時期公司也只能給大家支付基本的生活費,如果大家有經濟壓力的話,也可以去找找兼職吧。”

作為全職導游的向陽,短期無法復工就意味著每個月壓在頭頂的房貸車貸沒了著落,而他還是個“月光”90后。

沒有收入,更沒有存款,卻有大額支出,這怎么不心慌呢?

其實不僅是向陽這樣的個體導游,包括旅行社、酒店、景區以及OTA等等的旅游行業,都被這場突如其來的疫情,推進處于停擺的危機中。

而原本,根據中國文化和旅游部數據數據,在2018年就已經達到達到5.97萬億元市場規模,并在2019年一直保持高增速增長旅游業,光在2020年春節,預計就有高達4.5億的旅游人次。

然而,繁榮的市場,在肺炎的陰霾下,都成了泡沫。

市場上有聲音說“疫情之后旅游業將會迎來報復性增長”,畢竟在家宅久了,想出去放風基本上是廣大民眾的心聲。

只是,在“螳螂財經”看來,恢復行業繁榮的信心一定要有,但對于非剛需的旅游業來說,報復性增長,可能不會出現。

肺炎全面波及的旅游業,只有危機,沒有機遇

危機與機遇并存,是大家的共識。正如老子所言:“福兮禍所倚,禍兮福所伏。”

因此,疫情危機下,我們也看到了很多行業在線上的爆發式增長,比如在線買菜、在線辦公以及在線教育等等。

但是,對于旅游業來說,疫情之下,只有危險,沒有機遇。

中國旅游研究院綜合有過數據測算,2019年春節假期,全國旅游接待總人數4.15億人次,同比增長7.6%;實現旅游收入5139億元,同比增長8.2%。

而2020年春節,疫情爆發后,按照2019年增幅推算,預計2020年春節將達4.5億,占全國總人口近32%的旅游人次,都成為了各個OTA需要緊急處理的退票訂單。

根據中國城市報報道,飛豬境內行程訂單退訂率基本在70—80%,境外行程訂單退訂率在40—50%,機票、火車票、酒店退訂量最大;馬蜂窩平臺上的各品類退訂單數已達百萬級;攜程方面也接到了數百萬春節退改訂單,并啟動2億保障金,并為供應商提供10億資金支持;驢媽媽退款給游客資金和預付給資源方、供應商款項未消耗占用資金累計數億元……

2003年的非典時期,攜程梁建章就曾說過:“對于旅游業來說,傳染性疾病是極大的風險。沒想到,那場SARS差點讓整個行業停止運轉。”

而此次的疫情,對旅游行業,尤其是各旅行社、經典的影響,更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凱撒旅業、眾信旅游等發公告表示,從1月27日開始暫停各自經營旅游及“機票+酒店”旅游產品;黃山旅游從1月25日起暫停對外開放旗下運營的黃山風景區和太平湖風景區;宋城演藝1月24日起旅游演藝項目全部暫停……

這些上市旅游公司緊急按下的暫停鍵,不可避免地將對公司2020年第一季度業績產生影響。而放在整個旅游行業,根據同花順報道,2019年春節旅游總收入為5139億元,2020年春節估計只有零頭,預計損失超過5000億元。業內人士更是估計,中國旅游業每停擺一天的損失達178億元。

即便,近日麗江市文旅局決定恢復營業,麗江古城、玉龍雪山等景區向云南省內、國內疫情防控低風險地區開放,但微博里出現的高贊評論幾乎都是持謹慎態度:“如果不是怕餓死,連超市都不想去”、“還是好好在家呆著吧”、“太著急了吧,再緩緩”……

回暖是必然,但報復性增長或與旅游業無關

“我們相信,沖擊只是一時的,疫情過后,旅游行業終將回暖,甚至會有報復性增長。”據上海證券報,途家民宿執行副總裁兼首席商務官李珍妮在接受記者采訪時充滿信心。

不管是李珍妮還是旅游界,對報復性增長的信心,或是來自2003年“非典”結束后,旅游行業的強勁表現。

畢竟,根據攜程的數據,2003年7月,攜程平臺票量增長200%;“非典”后的首個“十一”黃金周,攜程平臺上的機票訂單成交量同比增長200%。而當時國家旅游局資料也顯示,2003年8月,旅游業數據回彈到2002年同期水平。這年“十一黃金周”,旅游業更是創下歷史新高,旅游人數同比增長11.5%,旅游總收入13.07%。

但實際上,這些看似強勁的表現,只是行業的回暖。

根據國家旅游局數據,2003年受“非典”影響,我國入境旅游和國內旅游出現十多年以來的第一次下降。全年共接待入境游客9166.21萬次,實現國際旅游外匯收入174.06億美元。分別比上年下降6.4%和14.6%;國內旅游人數8.7億人次,收入3442.27億元人民幣,分別比上年下降0.9%和11.2%。

要知道,國家信息中心曾于2002年底做了一份預測報告,分析出2003年中國旅游收入將達到6010億,同比增長12%。但2003年的旅游實際總收入,卻同比減少了12.4%。

這也意味著,以“非典”時期為參考,行業回暖是必然,但不足以說明旅游業會出現報復性增長。

不僅如此,“螳螂財經”認為,從需求、時間以及經濟這三點構成旅游的硬性條件來說,旅游業也不會出現報復性增長。

從需求上來說,按照馬斯洛需求層次理論,人的需求從低到高依次分為生理需求、安全需求、社交需求、尊重需求和自我實現需求。在疫情的封閉期間,相比于旅游,人們對美食這種最基本的生理需求,有著最強烈的渴望。也只有這些最基本的需要滿足到維持生存所必需的程度后,其他的需要才能成為新的激勵因素。因此,對行業來說,疫情后的恢復,也是從最基礎的衣食住行需求恢復后,才會逐步走向旅游這些滿足精神享受的需求。

從時間上來說,旅游是有季節性的,不管是自然景觀還是人文景觀,一個旺季過去了,有些景色或者有些表演等等就沒了。即便是對于有強烈出行需求的人來說,也需要等待合適的假期,而目前最近的假期是五一,那時候即便疫情已經完全得到控制,但幾個月以來被疫情支配的恐懼依然讓人不敢輕舉妄動,尤其是五一、十一這種“人滿為患”的長假。

從經濟上來說,在疫情的停工停業期間,大多數企業、個人都是“只花錢不掙錢”,而旅游尤其是長途旅游,卻不是像出門吃一頓飯一樣,花幾十幾百就能滿足的需求。當企業需要恢復生產、社會需要恢復活力、個人需要經濟來源時,大家是更愿意花更多時間在工作上先保證收入,還是貿然投入大筆資金去滿足非剛需的精神享受需求呢?

疫情的控制從來就不是戛然而止的結束,經濟的恢復也是一個緩慢的過程,當然,我們十分確定,也十分有信心,旅游業肯定會恢復到如常的繁榮,當一切如常之后,該出門玩的會出門玩,但該加班的,也依然會還這一顆想出去玩的心,繼續在辦公室加班。

只有自救,旅游業才能“咸魚翻身”

等不來報復性增長,停擺的旅游業宛如一只“咸魚”。尤其是那些重資產、重資金的企業,很可能會在這場疫情中遭遇洗牌,不僅無法成為“咸魚翻身”,很可能會因為“粘鍋”而最終離場。

“10-1不等于9,而等于0。”驢媽媽集團董事長洪清華如是說。

疫情肆虐之下,沒有一家企業可以“獨善其身”。而只有報團取暖,奮力自救,整個旅游業最終才可能“咸魚翻身”。

從作為線上頭部OTA的攜程對抗疫情的動作來看,旅游業“咸魚翻身”或指日可期。

于2月5日開始,攜程向平臺上的機票、酒店、旅游度假等領域合作伙伴宣布推出“同袍”計劃,涉及設立10億支持基金、減免平臺費用、承擔退訂損失等10項措施。這其中,攜程的10億元供應商合作伙伴支持基金主要為平臺機票、酒店、旅游度假等合作供應商緩解資金周轉壓力。

同時,攜程開放線上旅行課程,為疫情過后的旅游復蘇做好準備。攜程數據顯示,自2月5日開放以來,幾天內活躍人數增加150%,達到近3萬人,每日人均在線時長77分鐘。目前已有超6700家攜程旗下門店加入學習計劃。

另外,針對疫情期間的出行,攜程發起“健康守護聯盟”,聯合商家共同守護客人健康,同時推動行業自救和復蘇。目前,已有300個城市、數萬家酒店加入。

巨頭的助力起到帶頭拉動作用,而行業里的各中小企業、員工,也可以從幾個方面入手來自救。

首先,企業員工要互相取暖,共克時艱。當面臨不可抗拒的災難時,企業想縮減成本過冬,而員工又需要自身生活得到保障,這就需要互相取暖來渡過難關。畢竟,如果企業以裁員來縮減成本,后期或將面臨無人可用的情況;而員工若一味只為自身利益,則可能導致企業無法存活,傾巢之下,又豈有完卵?以向陽所在的旅行社為例,老板愿意保障所有員工的基本生活,而員工也愿意在公司沒有恢復盈利之前,放棄所有績效獎金。

其次,修煉內功,細分旅游產品,精細化運營。按照向陽所在的傳統旅行社,常規的旅行線路一般分為中高低三種路線,按客人的預算來推薦路線,沒有創新也沒有特色,從而,很少有回頭客。疫情發生后,公司意識到,按照老一套產品,無法俘獲已經是消費主力的年輕人的心,因此結合自身的資源,做細分市場成了改革的趨勢所在。

最后,優化現金流管理,增強企業“抵抗力”。旅游業中有很多重資產、重資金的企業,當疫情給給旅游業踩下了急剎車后,每天都有現金流出、卻無現金流入的情況,成了酒店、民宿等旅游相關企業的生死線。因此,也不得不讓這些企業重新審視自身的現金流管理,以各種“開源節流”的辦法,來增強自身的“抵抗力”。

“如果情況樂觀,預計旅游業務二季度將逐步起穩,三季度是暑期出游旺季和‘十一’黃金周銷售旺季,三季度或最遲四季度將迎來業務需求的充分釋放和反彈。”中國旅游集團旅行服務有限公司相關負責人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

由此看來,雖然會姍姍來遲,但旅游業回暖的春天,已經不遠了。

“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不過,我們可以慢慢來,暫時別扎堆。

此內容為【螳螂財經】原創,代表個人觀點,未經授權,任何人不得以任何方式使用,包括轉載、摘編、復制或建立鏡像。

部分圖片來自網絡,且未核實版權歸屬,不作為商業用途,如有侵犯,請作者與我們聯系。

【完】

螳螂財經(微信ID:TanglangFin):

?泛財經新媒體,《財富生活》等多家雜志特約撰稿人。

?微信十萬+曝文《“維密秀”被誰殺死了?》等的創作者;

?重點關注:新金融、新消費(含新零售)、區塊鏈、上市公司等財經金融領域。

本文來自螳螂財經投稿,不代表錦鯉財經立場,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lqkqwgz.cn/jiedu/86601.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聯系我們

?合作微信:youbigger

在線咨詢: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郵件:[email protected]

工作時間:周一至周五,9:30-18:30,節假日休息

麻将技巧快速提高法 中国股票指数期权 河南福彩22选5最新结果 股票配资平台全国招商 000039股票分析 新版一起玩温州麻将下载 哈灵浙江麻将安卓版 广西彩票快乐双彩开奖 什么股票配资平台靠谱 长春麻将免费游戏大厅 江苏快3开奖号 股票融资和质押 下载贵阳捉鸡麻将 3d开机号今天是 陈浩的股票分析软件 免费下载长春麻将 龙江福彩p62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