技術、商業和創新的彼岸:“被折疊”的三星

2020年,三星打響了手機創新的第一槍。

海內外媒體的溢美之詞我們按下不表,主要有兩個亮點值得注意:

一是全新的“粉餅”設計,盡管Galaxy Z Flip是三星旗下第二款折疊屏手機,首次搭載三星超薄柔性玻璃UTG的顯示屏,采用翻蓋式的上下折疊,但從媒體反饋來看,減少了折疊屏的可見折痕,比左右折疊設計耐用程度更高,這讓折疊屏收獲了商業化潛力;

二是成本持續下探,Galaxy Z Flip售價1380美元,讓習慣了動輒數萬、數十萬的“概念折疊屏”產品開始具備飛入尋常百姓家的可能性。

如果說去年Galaxy Fold是在“造神”,后續各家都面臨著技術闖關、批量生產等重重難題,那么今年早春這場發布,則試圖開啟一個真正的折疊時代。

而這一次,中國廠商未能及時并跑,導致三星獨秀。它能夠如愿以償嗎?

從三星的折疊夢,看智能手機的形態進化

三星死磕折疊屏,早已不是什么新聞了。

饒是如此,折疊屏展現出實用價值的速度,還是出乎我們的預料。

畢竟按照全面屏的進化邏輯,從各種劉海屏、水滴屏、屏下攝影、潛望設計等等,廠商們為了追求更大的屏占比絞盡腦汁、出盡百寶。

而去年2月三星第一款量產的折疊屏手機 Galaxy Fold的發布,就眾所周知,撲街了。在后續的評測中問題頻出,閃屏、斷屏、黑屏、屏幕凸起等槽點絡繹不絕,設計缺陷嚴重,就連三星移動業務負責人高東真也不得不承認——“我在沒有完全準備好的情況下就匆匆推出Galaxy Fold,現在的情況很尷尬。”為此,原定的4月售賣計劃也不斷延期,訂單被全部取消。

一鼓作氣卻功敗垂成,可能是有了第一次失敗的低預期,因此時隔一年后,三星交付的第二款可量產的折疊屏手機Galaxy Z Flip,獲得了不少好評,進步不可謂不大。

當然,一將功成背后,是三星數十年的技術積累與產業鏈布局。

用“十年一劍”來形容三星的折疊夢,并不夸張。

眾所周知,三星是全球第一大屏幕廠商,從2008年開始就在布局柔性屏產業。

2011年,折疊初展翼。

當年,三星在CES電子展上展示了自家第一個折疊屏設備的原型。這款機器采用了AMOLED屏幕,顯示屏可以對折,并且在10萬次折疊/展開后,鉸鏈處的亮度僅下降了6%。

當時三星內部研究人員信心滿滿,認為只需要1-2年就能研發出可商業化的工藝。

到了第二年,就連《華爾街日報》都認為三星的柔性顯示屏手機已經“處于開發的最后階段”。顯然,歷史證明這一美好愿望已經連續“骨折”了。在2013年相繼發布的Galaxy S4和Galaxy Q中,并未看到相關應用。

2014年,曲面折中。

“真·折疊屏”屢屢上不了線,估計三星也覺得總打雷不下雨說不過去了,于是開始尋找“折衷方案”,曲面顯示屏就此流行。

實際上,在過去的數年間,曲面就一直是三星旗艦的招牌技術。

2014年,三星一款三面彎曲顯示屏的新款Galaxy手機推出,這被看做是折疊屏手機的先遣部隊。此后,該技術不斷在三星旗艦手機上得到推廣,從Galaxy Note Edge到Galaxy S10,可側面顯示的柔性屏幕,就成為三星擴大手機交互視野的獨門武器。

2016,強行折疊。

曲面顯示在商業市場上取得了不小的成效,不僅奠定了三星在高端市場的品牌占位,也為其帶來了足夠高的技術溢價。畢竟,當時三星是唯一一家能夠生產柔性屏幕手機的制造商。

“技術驅動”的甜頭讓三星的折疊夢更加澎湃。甚至一位三星顯示器官員對《韓國商報》表示,折疊屏智能手機將在2016年實現商業化。

而三星也的確在2016年推出了一款Valley折疊屏智能手機,有點類似今天我們看到的Galaxy Z Flip,就是由兩部分組成,可以在中間折疊在一起。

不過,Valley悄然夭折,另一個折疊屏項目“Galaxy X”取而代之。盡管和“X戰警”共享了一個牛逼的符號,但Galaxy X的表現也十分平庸,通過左右折疊的方式,可以從智能手機變成平板,這在當時引發了不少批評。

總的來看,2016年三星在折疊屏上面百般折騰,但都未能在消費市場掀起什么水花。畢竟,左手iPhone右手ipad它不香嗎?

謠言四起,Fold難產。

盡管三星在2016年沒折騰出個所以然,但這并不妨礙PR稿和謠言滿天飛,比如2017年三星在全球移動通信大會(MWC 2017)上展示一款折疊智能手機樣機,《韓國先驅報》就爆料說,三星“在2017年第三季度推出10萬臺折疊式設備”。

顯然,這十萬臺折疊屏手機是沒影兒了,因為當時的設備甚至沒有向大眾展示,只讓受邀參會的來賓欣賞了一把。

當年4月,還傳出Galaxy Fold手機即將發布的消息,隨后就被三星辟謠,表示曲面無邊框賣得挺好的,折疊屏敬請期待2019。

到了2018年,又傳出折疊屏要大規模生產的消息,三星手機首席DJ Koh又出來表示“為時過早”。

這操作一度讓人吐槽,是不是自己放風、自己辟謠來造勢??

直到2018年,三星官方終于在社交媒體給了一句準話,表示將在SDC 2018上推出全新體驗的折疊顯示屏。結果,當年展示的卻是一款名為“Infinity Flex Display”的原型機,這其實是沿襲2017年側曲面無邊框顯示屏的“Infinity Display”。

最終,Galaxy Fold在2019年2月姍姍來遲。帶著1799英鎊的夸張身價,和各種屏幕bug的吐槽,終結了三星在折疊屏手機上延宕了將近十年的寸進。

可以說,三星將折疊屏從概念變為了現實,但值得注意到是,其他廠商也并未掉隊。

2019年2月,華為、OPPO、小米幾乎都相繼發布了自己的折疊屏手機。微軟也隨后推出了首款“折疊屏”手機Suface Duo。蘋果也被曝出或將在未來推出一款搭載可折疊屏幕的iPad。11月,摩托羅拉也發布旗下首款折疊屏手機moto RAZR。

而在更早的2016年,聯想就曾展示過可以折疊的手機Folio,試圖截胡三星。就連柔性屏生產廠商柔宇科技,也打造了一款折疊屏產品FlexPai。

群雄逐鹿之中,智能手機會在2020年迎來折疊屏爆發嗎?

折疊屏手機,實壯還是虛胖?

關于折疊屏到底是不是偽需求的爭論,已經持續了好幾年。

不少評論家認為,人們對大屏的追求已經到極限了,折疊屏還不如“手機+平板”,卻動輒賣出數萬天價,技術穩定性和量產也遙遙無期,不是“PPT手機”就是“玻璃柜藏品”。怎么看都不像是能“走花路”的命。

以上都是事實,但我卻有另一種看法。

一方面,人類對交互體驗的追求是永無止境的。“夠用”絕不是終點。從功能機到全面屏,更大的屏幕總是意味著更廣的視野、更沖擊力的觀感,以及更多的體驗可能,這也讓屏幕尺寸增大成為智能手機產品迭代的一條主線。而“手機折疊”同時兼顧了大屏幕與便攜性,不僅意味著屏幕更大,交互更酷,還意味著更多元的互動與內容成為可能,在產業生態帶動上也有著顯著潛力。

另外,技術成熟度也意味著高門檻,在目前腥風血雨的存量市場博弈,無論技術還是形態都已經出現了認知疲勞。經常三月A被吊打,五月B又居上,互相糾纏的文字游戲也是讓消費市場呈現頹象的禍首之一。想要激活“沖動型”消費,無論是形態上突破大眾審美的折疊設計,還是交互上更具新鮮感,都能刺激消費者打開荷包。更關鍵的是,技術門檻也讓先發者可以在數月內保持“摘果子”優勢,這在當下無疑是吸引手機廠商扎堆的重要原因。

至于阻礙大眾下手的價格因素,顯然也在供應鏈持續加碼、技術日漸成熟、批量化成本下降等的合力下,開始向四位數挺近。作為一款未來概念型產品,價格相較iPhone X還低。而根據DSCC的預測,三星7.3英寸的可折疊柔性OLED面板2019年的成本接近180美金,但2022年的成本將降至90美金左右,降幅約為50%。按此趨勢,打開消費市場顯然只是時間早晚。

從另一個角度想,折疊屏產品也意味著更高的溢價與利潤,一旦投向市場,也能夠幫助廠商獲取足夠的利潤來投入研發,進入“儲備技術-引領市場”的正向循環,擺脫在“性價比”中纏斗的噩夢。

當然,說了這么多,其實最核心的理由只有一個,那就是——我是真的很想擁有啊!

當然了,三星的“十年磨一劍”也讓我們得以真實感知到折疊屏手機的真正難度。

簡單梳理一下,三星到底攻克了哪些產業維度:

1.供應鏈。

我們知道,折疊屏需要采用備折疊功能的柔性OLED面板,其良率和價格占據了手機的絕大部分成本,這就要求智能手機廠商對供應鏈具有一定的話語權和引導力。

三星在折疊手機上的引領優勢,其柔性屏產業的協同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而去年日韓貿易沖突導致的氟聚酰亞胺等材料進口限制,也讓三星手機的推出和量產受到限制。

與之相比,中國廠商大部分都與供應鏈是合作關系,很少具備與上游產業協同創新的技術能力,這也就限制了中國折疊手機產品的創新和問世速度。

2.耐用性技術。

前面我們提到,2016-2018年,三星在謠言和辟謠的邊緣反復橫跳。其中最主要的限制,就是解決耐久性問題。直到2018年三星顯示器公司開發出了一種是柔性OLED面板,其基片牢不可破,并有一個安全貼合的覆蓋窗口,其透射率和硬度更適合智能手機,這才有了突破性的進展。

而目前,除了三星和華為,2019年其他手機品牌廠商仍處于樣機狀態,既沒有量產計劃,發售也一再受限。而華為曾透露,為了達到無縫貼合,其團隊對超復雜鉸鏈投入了三年以上的研發。摩托羅拉moto razr也經歷了4年的反復打磨,才得以與用戶見面。

而屏幕和鉸鏈的改變,也會影響主板、電池、散熱以及各種接口的結構設計,考驗著廠商的全面協同技術創新能力。目前來看,折疊屏制造技術也將進一步拉開手機廠商的競爭差距。

3.應用生態。

手機形態的變化,也會直接改變手機系統的交互邏輯。從一屏到多屏,智能手機還能夠為用戶提供哪些價值,這就考驗著智能手廠商的系統和應用軟件開發生態。

原因很簡單,折疊屏手機要打開消費市場,必須提供有針對性的應用App。舉個例子,折疊屏最顯著的優勢是可以在一塊屏幕上完成打游戲、看視頻、聊天、辦公等多種任務操作,而不需要在多個窗口之間反復切換。手機應用如何根據這樣的顯示界面調整大小、交互,這都需要給開發者提供有效的工具和指導來實現。

正如三星移動負責人盧泰文所說,“從技術上來說,多次折疊的手機我們(三星)其實是做得到的。但比折疊屏本身更重要的是,市場中必須有足夠多的內容和服務,才能給消費者提供真正更高的價值。”

目前來看,市場上并沒有一個完善的內容服務生態系統,如何為折疊屏手機提供更多的應用場景,等待著包括三星在內的廠商來回答。

盡管在2020,我們還看不到折疊屏手機的井噴,但值得注意的是,歷史總是彈奏著相似的音階。蘋果手機的第一代產品也曾被吐槽體驗不好,今天,當我們思考下一個移動便攜設備的面貌,手機與電腦的界限在模糊,二維與三維正在被打通,虛擬與現實也不再受限。

此時,相信不少人會認同,折疊與5G的疊加,會渲染出智能時代的新交互可能。而作為手機品牌,能做的只有低頭躬耕,走向那個篤定的未來。

本文來自腦極體投稿,不代表錦鯉財經立場,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lqkqwgz.cn/home/86593.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聯系我們

?合作微信:youbigger

在線咨詢: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郵件:[email protected]

工作時間:周一至周五,9:30-18:30,節假日休息

麻将技巧快速提高法 今晚好彩1开奖结果 甘肃快3平台 佛山股票配资 可以建房间的4人麻将 股票走势图怎么看 快乐赛车上光大gd 捷希源配资 全球股市大盘行情 什么影响股票涨跌 紫幻河南麻将下载苹果版 股票融资费用包括哪些 江苏快三开奖结果全部 星悦陕西麻将官方下载 上证指数吧东方财富网手机版 乐透彩开奖查询 不带吃牌的推倒胡技巧